九十一岁的老连长带着他的兵“回家”

91岁的老连长龚强带着他的兵重回老连队——武警上海总队执勤二支队三中队,年轻官兵列队欢迎。王亮 摄

寻亲

“失联”30多年,老兵们终于找到自己的老部队

“欢迎老兵‘回家’!”武警上海总队执勤二支队三中队指导员李博的声音稍微有些颤抖。面对这17位神情激动的老兵,他深深地体会到一种无以言表的幸福感。

对于李博来说,这种幸福感源自于找寻老兵的过程。

去年3月,中队开展“传承红色基因、担当强军重任”主题教育,李博打算从队史教育切入。然而,队史记载有些年代残缺不全、脉络不清,一时间他无从下手。

为了详细了解中队成立之初的历史,李博利用休假时间前往江苏南通、启东、海门等地公安部门和档案馆查阅资料。在崇明区公安局,他发现《崇明县公安志》详细记载了中队的历次调整改革和历任主官的简略资料。

根据资料信息,李博推测:在中队成立之初的主官中,《崇明县公安志》上记载的“崇明县武装中队第3任连长龚祥”应该依然健在。然而,他走访公安、民政等多个部门,都没有找到“龚祥”的任何信息。

就在李博打算放弃寻找“龚祥”的时候,崇明县公安局的一名工作人员无意中的一句话让他看到了希望:一位名叫龚强的老人曾来反映,《崇明县公安志》上把他的名字“龚强”写成了“龚祥”,希望予以纠正,还留下了住址和电话号码。

“莫非龚强就是‘龚祥’?”李博搭车赶往龚强的住处。当见到龚强家门口那块“光荣之家”牌匾时,他心中的希望再次升腾。

敲开门,李博开门见山地说明来意,并递上《崇明县公安志》。

那一刻,龚强手捧《崇明县公安志》,哽咽了:“老顾啊,老严啊,都走了……我这个名字,书里写错了,我叫龚强,不是龚祥。”

确定自己找到了中队第3任老连长龚强,李博也异常激动。

“老部队就在崇明,这么多年您没找过吗?”李博提出自己的困惑。

这让龚强的情绪突然激动起来。他梗着脖子说:“找过,怎么没找啊!”

1969年,龚强从部队转业。从那以后,他每年都会带着战友们回中队看望一次。期间,崇明县武装中队调整改革为武警崇明县中队。

直到1983年,龚强和战友们照例回老部队“探亲”,却在营门前吃了“闭门羹”。多方打听,他们才得知,因为任务需要,中队转隶移防。

“老部队仿佛一夜之间‘消失’了。”回忆当时的情形,龚强依然难掩伤感,“那一刻,我们就好像突然变成了‘没有家的孩子’。”

其实,那年武警崇明县中队虽然移防,但并未搬离崇明岛。在那之后的很多年,龚强曾多次路过崇明中队的新营区。

然而,由于老部队的番号已经改变,官兵们也换了新式军装,龚强怎么也不会想到,那座新营区内就驻扎着自己苦苦寻找的老部队。

“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,我也老了。”老人感慨着,泪水在眼眶里打转,“现在,我终于找到老部队了,真想再回去看看啊!”

去年“八一”建军节,中队党支部共同商议决定:以找到老连长龚强为契机,在全中队发起“我的连长我的连·寻找老兵”活动,争取让更多老兵“回家”。

“这本通讯录是我整理的,上面记得比较全……”面对再次登门的李博,龚强拿出一个泛黄的本子,上面整整齐齐地记着近20名老战友的联系方式。

于是,李博和战友们开始按照那份通讯录寻访老兵。

“找寻老兵的过程就像是寻找失散多年的亲人。有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,有的已经离世,有时候还要面对家属的误解……”“寻亲”之路虽然坎坷,但李博和战友们始终未放弃。

越来越多的老兵被找到。李博听到老兵们一次又一次地感慨:“没想到,还有人想着我们、念着我们……”

团聚

在老兵们心头萦绕数十年的“团圆梦”,终于实现了

走访结束后,李博重新制作了一张老兵联络表,将他们的姓名、电话、年龄、履历、地址、特点等信息都做了详细记录。

从那以后,老兵们就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地打给李博。哽咽的话语声中,老兵们都在不断表达着同一个愿望:“我们一直都想回老部队看看,那是我们的‘家’!”

考虑到老兵们急切想要“回家”团圆的心情,2019年底,中队党支部讨论决定:邀请这群老兵集体“回家探亲”。

那天,中队张灯结彩,全体官兵整齐列队,欢迎老兵回家。

中队长张治远向老连长龚强报告并互致敬礼之后,新老战友立刻簇拥在一起。一双双手紧握着,大家畅谈着、欢笑着,每个人都尽情感受着团聚的喜悦。

指导员李博提议,新老战友一起拍张全家福。快门按下,老老少少几十张笑容被定格在同一个幸福的瞬间。

随后,老兵们观看了中队的军事汇报表演。看到各型新式枪械在战士们手中被快速分解和组装,老兵施安东啧啧称赞:“当年我们用的枪还要从国外买。现在国家强大了,洋枪洋炮不吃香了!”

走进现代化的营房,看到整齐划一的内务设置,听到熟悉的军号声,老兵们兴奋异常,不住感叹“仿佛又回到了年轻的时候”。

老连长龚强说:“那时候,我们也和这群新战士一样,血气方刚、激情满怀,一心想要冲锋陷阵、奋勇杀敌。”

交流中,老兵龚惠生把自己珍藏的“口袋书”捐了出来。翻开这本“口袋书”,内页上粗略勾勒出手榴弹的构造简图,记录着实弹射击等课目的训练笔记。

“部队是个大学校。”龚惠生回忆说,“我就是靠这本‘口袋书’,最后成长为训练能手!”

老兵施安东主动把超期服役证捐给中队。1964年、1965年,施安东勤学苦练“郭兴福教学法”,两次获评“五好战士”,成为专勤专训课目的优秀“小教员”。部队为了保留训练骨干,批准他超期服役了两年。

吃团圆饭的时候,餐桌上摆着红烧肉、盐水虾、卤水牛腱等精美菜肴。老兵们难以相信,这些都是炊事班5名战士做的“家常菜”。

听完炊事班班长张林烽对菜品的介绍后,老兵们纷纷竖起了大拇指。

老兵龚惠生说起中队早年的生活:为了改善伙食,他们当年经常利用节假日,扎稻草、抓螃蟹,用抓回来的崇明特产“老毛蟹”给战士们加菜。

“现在我们不再养猪种菜,也不用抓螃蟹了,部队伙食实现了常态高效的社会化保障,平时吃的都和今天一样好。”列兵袁磊一说完,老兵们都笑了。

“笑声里是浓浓的‘家’的味道。”指导员李博说,“在老兵们心头反复萦绕的‘团圆梦’,终于实现了。”

传承

跨越半个世纪的新老战友对话,传承着同样的红色血脉

“我们那时的训练内容很多,像战术、押解、抓捕设卡、巷战训练、擒敌拳,基本上都是些专勤专训的内容。”座谈会上,老连长龚强率先打开话匣子,“那个时候要对付的凶犯很多,必须把本领练硬!”

坐在一旁的列兵张翔接过话茬:“虽然当兵没多久,但是我感觉部队实战化训练氛围非常浓厚,我相信自己以后也能够成为执勤一线的尖兵!”

列兵张翔一说完,老连长龚强就立马握住他的手,对坐在一旁的老兵朱元郎笑着说:“看,真是个好兵!”

看到这一幕,指导员李博深感欣慰。他掰着手指对记者说:“老连长1969年离开部队,到现在刚好满50年。但在这场穿越半个世纪的对话中,他和我们年轻官兵聊的最多的都是精武强能!”

在这些老兵中,92岁的张超是岁数最大的,战功赫赫。

80岁的老兵郭友家,是这群武警老战友中最年轻的一位。张超是他的班长。郭友家回忆说:“那时伙食不好,班长经常省出自己的饭菜,留给我吃。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班长的恩情。”

两位老人回忆着往事,手紧紧握在一起,说到动情处都抹起了眼泪。官兵们都被老兵们深厚的战友情而打动。

“我还上过朝鲜战场,那时候练的是卧倒、快速行进……”老兵朱元郎回忆道。

“抗美援朝!”一听到这儿,新战士们都来了劲,围着朱元郎,听他讲述那段作战经历。

“那时候我们肩背手提,一天要负重行军四五十公里,有时候遇着平地,跑着都能睡着。”上甘岭战役打响后,朱元郎在宝山罗店报名参军。他随部队跨过鸭绿江,赶了一个月的山路,终于来到朝鲜战场,在第二防线运输队专门给前线运炮弹、粮食。

一次,洞外温度已达零下38摄氏度,朱元郎送完两个炮弹回到防空洞,发现身上的棉袄还是被汗湿透了。靠在炕炉上烘干衣物的时候,他因为太劳累,合上眼睛就睡着了,直到屁股被炕火烧疼了才惊醒。

“当年,和我一同入朝的13名战友,最后只回来了6个。”回想起战场上的生离死别,朱元郎悄悄抹去眼角的泪水,这个下意识的细微动作,给年轻的战士们带来深深的触动。

老兵中,并不是每个人都像朱元郎一样上过战场,但都经历过很多惊心动魄的斗争。

“那时候,我们见红旗就扛,见荣誉就争,事事都要抢第一,就希望能够奋战一线。”龚强回忆道,1954年8月1日,中队受领一项重要任务。战友们都咬破手指,写下“血书”,要求上一线。

“我们都是党培养出来的兵,不会忘记党的恩情。”提起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,龚强依然激动不已。他拍着胸脯向年轻战友们保证:“我将永远听党话、跟党走!”

老兵们虽然青春已逝,但保家卫国的情怀还在,以队为家的初心依旧。当听到中队已经连续17年被评为总队标兵中队时,他们喜得合不拢嘴,纷纷勉励年轻战友“好好干”。

一个个老兵、一段段故事,把中队漫长的队史串了起来。在老兵们回忆那激情燃烧的岁月时,年轻的官兵们也经受了一次心灵的洗礼。

新兵张翔代表战友,向老兵们立下誓言:“我们一定会传承优良传统,练就过硬本领,当好新时代的武警战士。”

(责编:陈羽、岳弘彬)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ransonmolodges.com